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大数据修仙 > 第194章 诡异的自杀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说小罗会自杀,吴利民自己都不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?#20431;?#39064;的关键在于,小罗还真的就是自杀的,或者说是自己作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他的人已经发现了小罗的行踪,那厮跑到东麟去了——他的大姨嫁到了东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经过紧张的搜索,大家终于能够敲定,小罗躲在了城郊的一个小区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定位了具体房间之后,吴少的人想出一个馊点子,把那个房间的入户光缆剪断了,就等着小罗出门查看情况的时候,一拥而上将其?#21697;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小罗很沉得住气——没准他不看电视,也不用WIFI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之,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,大家等了半个小时,却不见对方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商量一下,然后上楼敲门,“电信局的……你家光缆是不是坏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罗打开了门,门上却是搭着铁链子,当他发现,在猫眼的观察范围之外,挤了好些年轻人,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跑,门外的?#24605;?#29366;,就要拉开门冲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门上有铁链子,阻挡了大家两三秒的时间,等众人冲进去一看,发现阳台窗户大开着——小罗这厮反应太快,直接跳窗逃跑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跳窗的地方是二楼,吴利民所请的人不是生手,他们也想到了,对方有可能跳窗逃跑,所以留了两个人在路口守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结果小罗跳下去,就没再站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楼外的地面是?#19981;?#36807;的,但是区区的二楼……能把人摔成?#35009;?#26679;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走过去一看,顿时傻眼,不知道那个缺德玩意儿,把黄豆撒了一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如果不是老弱病残,正常的年轻人从二楼跳下来,双腿能吃上劲儿的话,了不得是腿骨骨折,想像得再狠一点……开放性骨折,最多这样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不了再加个轻微脑震荡啥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楼下都是黄豆,这就糟糕了,站不稳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在平地上走路,遇到这种情况,后脑勺着地,都有可能摔个脑震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罗?#35009;?#31449;稳,直接脑袋磕在了水泥地上,挣扎两下就咽气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利民所请的这帮人,这就算摊上事儿了,他必须得花点钱,才能摆平这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这依旧不算?#35009;矗?#20182;现在苦恼的是,如何跟冯君解释——人不?#20431;?#20204;丢下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实话实说肯定没问题,可?#24605;?#24471;信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仅仅是一个意外死亡案例,事情可以到此为止,但问题的关键是,冯君的目的,是想搞清楚谁在对付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二楼跳下去,就能摔死一个棒小伙?或者说,好好的地面上,为啥多了一层黄豆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真的意外,还是杀人灭口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年头是法治社会,万事要讲证据,但是某些具备掀桌子能力的主儿,还就?#19981;?#29609;自由心证,尤其是混道上的,这种人特别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总就是具备这种能力的,而且他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冯君听到这话,脸上就泛起一丝嘲讽来,“我发现,你特别?#19981;?#35762;证据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昨天常经理给他打电话,就曾经跟他要证据,证明?#20431;?#23478;出面找的刘洪,现在竟然又是这样,想要将小罗的死归于意外——你要是想证明?#20431;?#23478;干的,拿出证据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少慌了,他平日里在自己的跟班面前,人五人六很有做派,但是还真的缺乏临机决断的魄力,只能不住地解释,“冯总,这真的只是意外……再给我几天,我把证据拿给你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不需要你举证,我自己举证,证明自己无辜还不?#26032;穡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摸一下下巴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我这人长得是不是特别好欺负,谁都想踩一脚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利民看起来快哭了,“冯总您这是?#35009;?#35805;,我真的很有解决问题的诚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诚意就是把人弄死了?”冯君淡淡地反问一句,然后又叹口气,“吴少,你也别怪我霸道……这事儿我肯定要叫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他手上的玉石业务,涉及了海量的现金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,甚至都吸引到了京城某些人的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错,他最大的目标是修仙,在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之后,他的心思已经不在玉石业务上了,但是他绝对不会放弃这个业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放弃的理由有很多,但是最根本的一条,他甚至都不敢去多想:我的这番奇遇,是能一直继续下去,还是会在某个时刻不翼而飞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一向都很注意统筹安排,有钱多花没钱少花,他最困顿的时候,卡里也有一万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自然要考虑,万一我修仙不成,奇遇又飞走的话,那还得在地球上继续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这个角度上讲,他其实挺羡慕网络小?#36947;?#31995;统文的主角,撇开那些系统任务不提,起码主角能弄清楚,自己的奇遇会不会猛然间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根本没个人——没个系统可以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想多多赚钱,在现实生活里留条后路,就必须在求仙的同时,正视别人对自己的觊觎,一旦遇事,就要做出相当猛烈直接的还击,打掉某些人不该有的侥幸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远的不说,只说在近些日子,他就遭遇了多少一?#35762;?#35797;探的事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息阴城的棚户区,在止戈山,在面对京城叶少的时候……这一件件一桩桩,如果他后退半步,后果都不堪设想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送了刘洪一张飞机?#20445;?#20294;是幕后黑手,他依旧要查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利民继续苦苦哀求,“冯总,我真没胆子做这些,您再给我几天成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为难你,真的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,不过这样的态度,反而让他给人一种可信的感觉,“但?#20431;?#19981;想让人认为,我好糊弄……丢不起那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他淡淡地看对方一眼,“我打个电话,也给你个仔细考虑的机会……现在你想收回刚才说的那些话,还来得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吴少有没有在里面捣鬼,他给对方一个后悔的机会,也算是做事讲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他?#25512;?#36523;走出去,打电话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少还没来得及说?#35009;矗?#20182;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他老爸吴建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总也听说此事了——这么大的事,怎么可能不惊动他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给儿子打电话,就是想知道冯君是?#35009;?#21453;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完儿子的陈述,他沉吟半天才发话,“这?#19968;?#26159;开私矿的,跟你老爸一样,怕被?#35828;?#35760;上,不过我选择的是?#25512;?#29983;财,他选择的是敲山震虎……这是行业性质不一样,明白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利民一脸的懵圈样,迟疑一下回答,“听不太懂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”吴建国郁?#39057;?#21497;口气,但是这一次,他没冲儿子发火,而是耐心地扫盲,“这么说吧,他不放过这件事很正常……口子一开,就?#21693;?#25342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不像你老爸,可以混人面套交情,他吃的那碗饭,是靠拳头说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利民也不算太笨,“?#20431;?#32487;续对他恭恭敬敬就好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错,”吴建国给儿子点个赞,“别有太大压力,只要你态度端正……他也要考虑,咱吴家不是任人欺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定一定,你就放心吧,”吴利民终于能长出一口气了,有老爸背书,他起码就不用太过提心吊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建国放下电话,也是长出一口气,事实上,他的心情并不像表现得那么轻松,不管怎么说也是死人了,官面上要沟通,尤其是揪住这件事不放的,还是个开私矿的?#19968;鎩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种时候,他必须给儿子减压,别看他动辄就呵斥儿子,可那?#20431;?#23401;子好——终究是亲生儿子,他该为儿子解惑的时候,也会变得很耐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建国最后那句话,也不是说要跟对方硬扛,要面对两个强敌,硬扛的?#26432;?#22826;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善于?#22836;?#26426;票的张卫红,就给了他不小的压力,然而,他终究还能通过田老三说合一下,可是仔细研究之后,他才发现,那个冯君本身就不是善?#34892;?#22899;,心狠手辣战斗力超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建国很?#31169;?#33258;己的儿子,知道他胆小,就算自己这么说,小民估计也就是松口气,绝对没胆子去挑衅对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吴利民挂?#35828;?#35805;,其实还有点惴惴不安,想着自己如何做,才算态度端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此刻,常经理走?#31169;?#26469;,“咦,冯总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打电话去了,”吴利民看到她,眼珠微微一转,正色发话,“常姐,我那边的事儿,出?#35828;?#38382;题,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招呼一?#36335;?#24635;,陪他多喝些……我自?#34892;?#24847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喝些?”常经理看看他,心里品味着这句话,至于他说的“出?#35828;?#38382;题?#20445;?#22905;听到了,并且放在了心上,不过对方不说,她也不会去打听——?#34892;?#20107;情,不知道比知道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在意的是自己该喝多少,于是她为难地表示,“我这个酒量……也不行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可以的,我知道,”吴少笑着发话,“最多就喝醉了,人事不省嘛,?#19968;?#24863;激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话,常经理听懂了,但是她的心里好像……也不是很排斥,毕竟冯总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,既年少且多金,这都是很吸引女人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难得的是,这?#19968;?#26159;混道上的,武力超强霸气十足——对出入娱乐场所的女性而言,这种安全感,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吉林十一选五图表 成都金7乐开奖结果 全国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曾道人今日开 五分彩骗局可以报警吗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pk10不定位 扑克3 10000炮捕鱼手机版 排五两元走势图带连线 一肖中特死公式规律 四川金7乐app官方下载 是七是八任君选是什么数字 湖南体育彩票中心地址 所有彩票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