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大数据修仙 > 第238章 冒牌二少爷(第二更)
                  保哥儿的话,其实有点过分,不管谁家买地,怎么可能不留出来走?#35828;?#36335;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种行为不符合这个?#24187;?#30340;道德认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他出身于北园伯府,能忍着不去强取豪夺,已经算是厚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堂堂的伯爵府,就算花半价买地,都是给你面子——有种你不卖试一试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户?#24605;一?#30495;有不卖的打算,他们认为北园伯的影响力,到达不了止戈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事情的发展,就是“?#31185;取?#30340;桥段了,保哥儿一张帖子递到了县衙,这户?#24605;?#39532;上就收到了来自县里的警告:识相点儿,别逼着我们巧立名目为难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错,北园伯的影响力确实到不了这里,但是官场中随便一些人情往来,就足以左右这种小家小户的生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户?#24605;?#38395;言,顿?#26412;?#24908;了——其实这里大片的荒地,开垦出来再养几年,也能成为好地,无非是花点精力和时间,他们想的是如果对方真想买,就?#27809;?#21334;个高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高价卖不成了,他们就谋求和另一户?#24605;?#30456;同的价格卖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保哥儿对此很生气,不管怎么说,他是递了帖子的,人情是落下了——哪怕只是很小的人情,所以他想砍一半的价钱,要不然他念头不通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冯君没有答应他,冯某人又不差这点钱,对方虽然有点贪得无厌,但土地是农家的根基,他又何必往死里整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同时,冯君也认为,自己不合?#26102;?#29616;出心慈手软来,否则容易被人认为软弱可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找了一个理由——刘?#21697;?#20197;后还要在小秦村生活,土地价格上出现纠葛的话,自己在的时候好说,一旦离开了,这姐弟二人容?#33258;?#21040;报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保哥儿对此其实?#20431;?#25152;谓的,在他看来,刘家姐弟已经是?#32654;?#20102;,承担点风险也是正常的,不过既然神医这么认为,他也就懒得再计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光是这件事,冯君就忙乎了四天,在此期间,他又发现了两处埋藏灵石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两处灵石,有一处相当容易开采,就是在半山腰上,随便炸一些石头,应该就采得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冯君的?#22902;?#24050;经调整了过来,这几天他是忙着处理小秦村土地的手尾,倒也不着急对它进行开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体来说,土地转让一事,办得还是很顺利的,还是那句话,只要钱能跟得上,大部分的问题就不?#20431;?#39064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他们交易的时间点,选得也很不错,庄稼已经收了,新的种子还没种下,这就少了不必要的麻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?#21697;频?#20102;五十多亩田土,按说是应该很开心,不过她还是有点闷闷不乐,甚至还专门找到冯君,表示说她愿意一直为他做饭,哪怕是不能修炼功夫,也无所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不说穷?#35828;?#23401;子早当家,这话一点都没错,她已经意识到了,跟着这位大方的神医,她能生活得更开心,更无?#20431;?#34385;——独自带着弟弟生活的苦楚,她已经受够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冯君带给大家的生活,连北园伯的幼子都要惊讶和羡慕,何况她一个没见过啥世面的村里小姑娘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事情不提,就在刘?#21697;?#25910;到地契之后,冯君才说可以?#24613;?#24320;挖灵石了,结果虞家的人来了,来了十余人,虞二少爷沦为了配角,主事的是一个叫虞正清的中年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正清是家主的弟弟,中阶武师的修为,他通过田阳猊找到了冯君,提出希望能先看一看阵法的演示,然后再给功法,谈交易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阳猊知道冯君的心思,不过他也知道,这位算是虞家的二号人物,虽然修为不怎么样,但却是绝对的主事人,所以他只能非常客气地婉拒了这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正清还没说?#35009;矗?#34398;二少爷不高兴了,“我们又不是不给功法,就是想先看一看,他这阵法是否?#35828;?#34394;名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阳猊觉得有点古怪,心说这么大的虞家,怎么没点章法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你二伯在,你随便插的?#35009;?#22068;?而且你的修为,不过是个高阶武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脸上却没表现出?#35009;?#24322;样,只是笑着回答,“保哥儿可是拿了两本功法,换了一?#20301;?#20250;,看了以后,决定要采购一套阵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北园伯家的幼子都决定采购了,你虞家……没必要再这么小家子气吧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保哥儿……他懂些?#35009;矗俊?#22855;怪的是,虞二少爷冷哼一声,居然很不客气地开启了嘲讽,“对于阵法,可以说他是七?#20384;?#36890;了六窍——一窍不通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阳猊知道,保哥儿曾经跟虞家老二开过玩笑,但是二少爷这么说,也实在有点过分,他只能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们可以先跟保哥儿?#31169;?#19968;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虞正清已经到场,田老七不会主动去撩拨虞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正清对二侄儿?#34892;?#23456;溺,但他终究是主事的人,于是点点头,“那行,回头我再来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家和保哥儿说了些?#35009;矗?#30000;家人不得而知,但是当晚神医的灯全部打开之后,虞家来的人,还是相当震惊的——他们是做?#24503;?#34892;的,稀罕事见过不少,但还真没见过这种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冯君又开了农用?#25285;?#25171;算出去再找找,能不能发现其他的灵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车才出?#22909;牛?#27491;正地撞上了虞家一行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这辆能自己行走的?#25285;?#34398;正清纵然是见多识广,也惊讶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,“这这……这是?#35009;闖担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二少爷此前回家了,?#35009;?#35265;过这车出动,于是顿时不吱声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阳猊拦下了冯君的?#25285;?#24685;敬地发话,“神医,虞家想问一下,能否多几个人来看阵法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并不知道,虞家本来打算先看阵法后给功法,他思索一下,微微颔首,“人多也不好,最多三个人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心里,已经将虞家主事人和虞二少爷划?#31169;?#21435;,再增加一个名额,三个人应该足够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二少爷的震惊才去,闻言又出声了,“我们?#24613;?#30340;功法,可不是一般功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看他一眼,直接忽略了他,然后看向田阳猊,笑着发话,“敢问哪位是虞家主事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正清原本也觉得,自家先给功法,万一那阵法?#25509;行?#21517;,就有点亏了——关键是很容易让人怀疑虞家的眼力,传出去很?#24187;?#23376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见识过昨晚的灯光,眼下又看到了可以自己行动的车子,他的心神早就乱了,闻言点头表示,“我是虞正清,三个名额就三个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二少爷看一眼自家的二伯,无奈地向上一翻眼皮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将农用车又开回了院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正清?#24613;?#30340;功法,其实也只是一本二十七图的吐纳法,冯君翻看一下,发现自己的收藏里没有,这就算定下来了,不过他心里有点不屑:虞家的眼皮子,真的比不上北园伯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参观监控室了,三人看了一个多小时,才走出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冯君没有全程陪同,虞二少爷非常明确地对田阳猊表示,“亏了,这根本不是?#35009;?#38453;法……就是一?#23376;美?#30417;测的器?#25285;?#20498;是有几分精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在大厅里听到这话,走出来淡淡地表示,“一分价钱一分货,除?#24605;?#25511;,杀?#35828;?#38453;法我都?#23567;?#19981;过,你们承受不了那个价格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这话?#35009;?#35828;错,地球界还有自动控?#39057;?#28779;炮呢,只要对方能把钱给到位,他也不介意去想办法弄一套那玩意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”虞二少爷轻蔑地笑一声,“你说的价位,我稍微?#31169;?#20102;一下,不客气地说,高了……真正的警戒阵法,也不值这个价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原本是想用仙晶结算的,你们已经占便宜了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一摆手,“既然你们觉得价钱高,那么……好走不送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都已经卖出去一套阵法了,无论如何不可能降价的,否则的话,别说他自己念头通达与否,只说无法再面对保哥儿,他就不会考虑让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虞二少爷怒视着他,脸上的肌肉也不住地抖动着,他英俊的面庞,也显得?#34892;?#25197;曲,?#20882;?#22825;之后,他才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真正的警戒阵法,是要?#35009;?#39537;动的,你真要我说出来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好奇怪,”冯君斜睥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那你就说出来呗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无此必要,”虞二少爷一摆手,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,“你心里有数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心里还真的没数!冯君心中暗叹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那这么说,你?#35009;?#20381;据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依据我有,”虞二少爷冷笑着回答,“就怕我说出来了,你不好做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言辞凿凿,看起来像是掌握了?#35009;?#19981;为人知的秘密,心虚的?#24605;?#20102;他的表情,十有八九是硬撑不下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冯君还真不吃这一套,他微微一笑,“我不知道你为?#35009;?#36825;么说,?#35009;?#20852;趣知道,我只想问一句……前?#25945;?#22312;这里的虞二少爷,跟你是?#35009;?#20851;?#25285;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虞二少爷闻言,?#25104;?#21047;地就变白了,真是要多白有多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怔了一怔之后,他冷笑着发话,“你这话……好生奇怪!”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类似797游戏中心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 极速飞艇计划网 福建36选7开奖 河内时时彩在线计划 超级大乐透奖金怎么算 澳门永利赌场注册 中国福彩网3d字谜 无错六肖中特无错九肖 浙江十一选五任选五胆拖中了多少钱 双色球几点停售 宝坻喜中双色球大奖 河南幸运武林网上投注 赌博输500万真实故事 福彩5d开奖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