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大数据修仙 > 第622章 朱董的情怀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田警官是有点缺弦儿,不过在陪冯君和杨玉欣游玩的时候,她也有意无意地提起,说有人找我打听你俩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找她的是谁,她没有明说,看起来有点故作神秘的意思,脸上写着“快来问我啊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玉欣多聪明的一个人?她看一眼冯君,发现冯君毫不在意地拿着手机拍街景,就连问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杨玉欣的堂叔打过来?#35828;?#35805;,问她?#35009;?#26102;候回度假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主任直接回答,说我陪朋友游玩呢,不知道?#35009;?#26102;候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一直玩到下午四点多,才回到度假村,打算歇一歇之后,在度假村里再走一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别墅门口,杨主任的堂叔和朱岳福坐在?#36947;錚?#30828;生生地等到他们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也就不能回避了,别墅门打开,这两位厚着脸皮跟?#31169;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锦城的温度格外高,十二月下旬了,居然有十七八度,大太阳晒?#38376;?#27915;洋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和杨玉欣买了不少东西,大包小包的,把东西放置妥当之后,跟来的两位,做了一下自我介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看一眼朱岳福,个子不高皮肤黝黑,相貌倒还算端正,一口黄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,也不跟对方绕弯子,直截?#35828;?#22320;发问,“你是来找我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,”朱岳福笑着点点头,“久仰冯总大名,我觉得……咱俩可能?#34892;┦裁?#35823;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看起来,对他没?#35009;?#25964;意,一边刷手机,一边发问,“哦,?#35009;?#35823;会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朱岳福犹豫地左右看一眼,小心地发话,“能换个地?#25945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换地方?可以啊,我们正好要出去晒太阳,”冯君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不过,麻烦你把上衣口袋、还有屁?#36947;?#30340;那些杂碎,处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玉欣闻言,脸刷地一下就变了,“九叔,麻烦跟你朋友解释一下,我是?#35009;?#32423;别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田的反应才利索,直接走上前一伸手,冷冷地发话,“?#24576;?#20320;的录音设?#31119;行?#20154;说话,不是你想录就能录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顿时傻眼了,然后乖乖地?#24576;?#20102;一支录音笔,又从屁?#36947;?#21462;出一串钥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心里相当地震惊,录音笔也就算了,这串钥匙你都能发现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你是那个传说中的大修者,也不该连电子设备都熟悉吧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田看一眼钥匙,眉头就是一皱,“这是……信号转发器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又吓了一大跳,心说这东西?#20431;?#22909;不容?#30528;?#21040;手的,你都能认出来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田打开一个铁盒的茶叶桶,直接将钥匙丢?#31169;?#21435;,然后随手盖上盖子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这种设备已经涉?#28216;?#21453;《反间谍法》,你最好能说明出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犹豫一下,苦笑着回答,“这?#20431;?#21435;鹭岛的时候买的,也是一时好奇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田不再说话,看得出来,她依旧疑心重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大家就出门晒太阳,十二月的锦城,今天这种天气,是相当难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意无意地,杨玉欣和她的堂叔走在了一起,冯君和朱岳福走在一起,小田是?#23545;?#22320;跟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到一处亭子,冯君坐到了石阶上,摸出一根烟来点燃,惬意地晒着太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摸出一个电?#21451;?#30418;,插了一根电?#21451;?#21040;上面,抽了两口之后发话,“冯大师不要怪我,我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斜睥他一眼,“你这话说得奇怪,谁逼你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?#33267;?#30528;抽两口烟,才轻喟一声,“你知道吗?我在十岁之前,没有穿过鞋子……就是拽上几把草,扎个草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草鞋就挺好的,绿色无污染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如果你一辈子穿草鞋,那才好……?#38405;?#22909;,对社会也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这么说话,很容易挨揍的,知道不?朱岳福现在就恨不得暴打对方一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这也只是想一想罢了,不管对方是不是大修士,只论年纪论块头,他就肯定不是对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只能轻咳一声,继续往下说,“我出身贫寒,走到现在这一步,付出了很多的心血,非常不容易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谁都不容易,”冯君不?#22836;?#22320;打断了他的话,“咱们现在是在谈事,不是做?#35009;?#32508;艺节目,卖惨就免了……反正我?#35009;?#31359;你?#20063;?#38795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你拿了我的设?#31119;?#36825;是事实吧?”朱岳福小心翼翼地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点都不想刺激对方,所以说“拿设备?#20445;?#32780;不是偷设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连辩解都没兴趣,只是轻描淡写地吸了一口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他不反驳,朱岳福心里安定了些许,“当然,此前我也?#34892;?#34892;为,?#26376;?#21326;庄园不太恭敬,但?#20431;?#30340;那些设备……只说美容整?#25105;?#38498;丢失的那些,就?#31561;?#21315;多万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”冯君笑了起来,“三千多万,那能买多少双草鞋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对这明显的调侃之词,朱岳福正色发话,“我不是开玩笑,这个价钱有据可查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这个价格是明显高的,就连报警,他也才报了两千多万,那都有不少虚头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不过医疗器械这些东西,里面猫腻实在太多了,根本说不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价钱的事没法说,也说不得,反正不管别人信不信,朱岳福是信了,“您这下手……太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的眉头皱一皱,又抽一口烟,施施然地发话,“我没觉得我狠啊,才三千多万而已,你知道不?我洛华庄园里有一栋玉石打造的小楼,十几个房间……你?#24405;?#20540;多少钱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不想跑题,但是听到这话,还是愣住了,“玉石打造的……小楼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错,全部是玉石打造的,还是羊脂白玉,”冯君吸一口烟,慢悠?#39057;?#21457;话,“就算不是老玉,一克也能上万,我用了好几百吨,你说这房子值多少钱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几百吨等于好几亿克,朱岳福瞬间就算过账来了,他苦笑一声,“那不得价值几万亿?账不能这么算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5828;?#28982;不能这么算,冯君也清楚,不过他侧?#25151;?#19968;眼对方,“你的设备价格,我置疑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这就根本没法聊天,朱岳福暗叹一声,“好吧,对于这个玉石房屋,我是完全不知情,想来也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点点头,并不否认这话,然后又抽一口烟,“如果我告诉你,姓钱的两人想要偷的东西,比玉石房屋还值钱……你信不信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俩果然栽在你手里了!朱岳福听得身?#28216;?#24494;一震,脊背上瞬间冒出了冷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早就猜到了,那俩的估计是被郑阳人抓了,但是待对方亲口证实之后,他的一颗心,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强自镇定地发问,“他俩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轻笑一声,也不回答,而是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的话,都已经体现在了这一眼里——凭你也配问我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见他不回答,也不敢继续发问,只能沉声发话,“我是向佛礼道的居士,听说青城对阁下不满,就出?#35828;?#36763;苦费,并没有教唆他俩偷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又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你跟我说这个,有意思吗?要夺我洛华庄园的机缘……你自称向佛礼道,知道机缘是?#35009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俩要夺洛华庄园的机缘,”朱岳福摇摇头,很干脆地否认,“我只是听说,他们要去替青城出口气……具体的情况,可能沈光明更清楚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要不要我带你跟他俩对质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俩早就埋骨手机?#24187;?#20102;,根本不存在对质的可能,但是对方不知道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朱岳福心里也一直在打鼓,他非常怀疑那两位的死活——法治社会,杀人是要偿命的,但是?#34892;?#38381;塞的圈子,自有其规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本身就是向佛礼道之人,知道这个圈?#30828;?#19981;是很看重世俗律法,怪异的人和事也特别多,有人消失不见,警方都未必愿意配合去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音讯皆无,可能闭关或者是苦行去了;打手机不接,没准?#24605;?#22312;修闭口禅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怪人怪事太多了,而且佛道之事,本身就涉及了一些超自然的传说,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警察们也不想多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听?#30340;?#20004;位还活着,心里没由来轻松了一些,但是让他对质,他是不可能答应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摇摇头,“这个非常抱?#31119;?#25105;的事情比较多,暂时离不开锦城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你去郑阳对质……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实上他心里也相当清楚,那俩去郑阳想要做?#35009;矗?#19981;过这个时候,他是坚决不能承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敢对质,”冯君淡淡地发话,也不看他,“你教唆别人在先,偷我那么贵重的东西,现在反而说我在逼你……这么大的人了,要点脸很难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岳福被顶得哑口无言,半天才说一句,“他们不是没得手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是法律,也得讲?#27492;?#21644;?#20154;?#30340;吧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没得手也要付出代价,不怕告诉你,他们要是得手了,我不在乎血洗青城山……”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彩票软件客户端购买 蓝月亮天下彩免费资枓大全年 淘宝裂变玩法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号码是多少钱 浙江七乐彩走势图超长 自动麻将机是怎么出千 双色球复式投注对奖表 福神港彩一码中特报 广东26选5复式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2元网 猴子拿香蕉 11选5交流 湖北省福彩快三走势图 浙江快乐12任三技巧 老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