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渔翁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384;?#22478;终是州城,物资不少,特别是仅仅供应百人,采购给银子就行,砸了五十两银子,就?#25484;?#20102;十几牛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出去,天阔?#39057;停?#36947;路两侧一片农田,有的是粮食,有的是烟叶,远处是绵延的山脉,不是点缀着民居,每家墙有青花格纹,多是主人手绘,裴子云心气一爽,想起了许多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我来到这里一转眼也二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才醒来那夜惨?#20063;?#26432;,考取了秀才却听闻叶苏儿离去,与圣狱门结怨,进州?#24378;?#21462;解元,又亲自去请旨册封,现在又?#20945;餑侠恚?#36759;转了大半个天下,一时真是百感交集,不知不觉已到了一处山的半里入口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商贩赶?#25490;?#36710;不肯再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,不是我等不?#20185;仙剑?#21482;是山中实在凶险,公子你?#24808;?#21435;,我们只得赶?#25490;?#39532;回去。”商贩拒绝裴子云要求不?#20185;仙健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听着商贩的话,脸色有点冰冷:“公子,不必为难他们,山中早已习惯了误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说完,脸色黯淡,见着这情景,裴子云明白过来,叹了一声:“把货都卸下来吧,你?#24378;?#20197;回去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话?#30423;耍?#21830;贩连忙说:“多谢公子,多谢公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匆忙卸下了拉货的牛马,连车身都不要,就赶着回去,走?#35835;?#25165;低声:“这内地来的公子真愚蠢,怎跟这山里寨子有了联系,也不怕被这山里蛊虫毒蛇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女色动人心么,你?#20945;?#26679;水灵的妹子,说不定还下了情蛊,看他能活几天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原没有什么心思,此时听着议论,脸色一变,按着苗刀对裴子云说:“少主,这些居敢侮辱你,我上去将他们都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说完就要上去,裴子云把小姑娘唤住,说:“这些人不必去杀,我知道为了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目光柔和看着她:“刚才听你?#30423;耍?#23665;上是有舅舅留下的布置,?#22797;文侠?#29579;联?#20185;?#23528;攻打,都无功而回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是这样,那就用经济——就是钱货粮草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384;?#29579;不但用政治禁令,还放出谣言说寨里挖心食人,蛊虫毒蛇无数,说不定开始还故意制造血案和冲突,久久自然大家都信了,连正常来往和通商都渐渐断绝了——山寨这样困难,就是此因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由这点来看,这?#20384;?#29579;并不算庸主,?#19978;?#22269;家衰亡难以挽回。”裴子云说?#29275;骸?#29616;在?#20384;?#34429;亡了,归到大徐州郡,但谣言久了,就变成事实,再说没了?#20384;?#29579;,还有着结仇的寨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到现在这困境都难解决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20945;?#26045;主薄,就是某些?#20102;?#30340;人。”裴子云带了一丝微笑,皱着眉教诲:“你是寨里的管事,应该明白这点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听了,恍然大悟,突眼睛红了:“原来是这样,其实当年寨里主上留下的金银不少,可?#20204;?#20063;难买到货,就算买了也是贵几倍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母亲经常忧愁,临终时还拉着我的手,说她无能,把主上的家业都败了,她还说……这都是少主的财产……有一天少主来了,怎么对少主交代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我们无能,看不清他们的诡计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何青青的眼泪就夺眶而出,裴子云听?#29275;?#24515;中也带?#35828;?#24754;酸,摆了摆手:“好了,人活着就是最好的事,先把这些货车运上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?#25490;?#23376;?#39057;?#35805;,何青青才停了下来:“公子,还请等一会,我这就去唤着族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将手指放进嘴里,双指成环,狠狠吹响,吹起一曲独特口哨,只是一会,山上一只大鹰飞扑而下,何青青伸出手将大鹰接住,摸着头,鹰也蹭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羽,小羽,将这布抓回去,交给寨子里。”何青青将一个布娟绑在鹰的脖子上,将鹰放飞,大鹰就是向着天上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616;?#19968;会,就见有几十个人影自山上而下,近了是几十个人:“寨主,你可算是回来了,你再不回来,山上可真断粮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向着这些人看去,这几十人,虽有十几个精?#24120;?#20294;多是?#20808;?#30149;残,见着粮食,很是?#32769;?#22260;绕而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都来,我终于寻到了少主,都来拜见。”何青青喊着大家,听着这话,这些人没有反应过来,接着才议论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冷着脸,拉着他们说话,过会,一群人回过来五体投地,跪拜说:“拜见少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称呼,裴子云觉得?#34892;?#19981;好接受,但不说什么:“众位都起来吧,一起运粮?#20185;?#32610;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寨民才是起来,答:“谢少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前拉车的拉车,推车的推车,将十多车东西向着山上运去,充满着欢声笑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抵达山寨,寨子并没有多少人,裴子云看着何青青,问:“寨子里的人,怎这么少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?#25490;?#23376;?#39057;?#35805;,何青青眼神黯淡:“这些年,寨子一直受打压,一些人实在忍受不下去了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着这话,裴子云也叹了一口气,寨子里没有下山都围了?#20384;矗?#26524;只有上百人,许多人都很?#23454;埂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与一个老妪说话,她身上穿着全场最完整的?#36335;?#36824;能隐隐看见当年的华丽,脸上带着许多皱纹,问:“小姐,这是少主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说:“是,婆?#29275;?#25105;已验证过了,少主不但继承主上的剑法,还继承了主上的?#36164;酰?#19968;定可以带领我们获得光明未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场内的一群人都欢呼起来,当年的主上,曾带着寨子统战八?#21073;?#25171;下几十个寨子,威风凛凛,这些光荣还记在?#20808;思?#24518;里,还传达给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下一行人拜见少主,高呼:“拜见少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抬手:“都起来,粮食、布匹、肉块,你们先分配,这些不算什么,以后会有更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?#25490;?#23376;?#39057;?#35805;,众人欢呼了起来,当下就?#24378;救狻?#20998;酒、分乳?#21462;?#20998;粮食,场内的人都喜庆,载歌载舞,无论男女老女都是围着篝火,手勾着手,欢歌载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看着看?#29275;?#31361;落下泪来,这情况多少年没有见了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脸色沉默,其实虽何青青?#30423;?#19979;都是最虔?#31995;?#20449;?#21073;?#20854;实?#20945;?#33258;己来看,许多已经麻木了,岁月早就磨灭?#35828;?#24180;的虔诚和热情,接受自己只不过是惯?#36828;?#24050;,不过这是人之常情,裴子云不会有任?#25105;?#35265;,只对着何青青说:“舅舅去了,我是要去拜访才是,还请领着我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青青点?#35828;?#39318;:“少主,这是应该,你随我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寨核心是一个大院,给人第一印象是宏伟,精致斗拱,双层翘角,雕梁画栋,白色墙面、灰色六?#20146;?#34013;色彩绘和谐融合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门进去,楼与楼之间以走?#21364;?#36830;,上下楼梯安排巧妙,互通?#22870;悖?#38498;落间过道纵横交错,四?#22681;?#26377;?#27531;未?#21488;,门窗均采用木雕,这才有点气派,可是很明显,虽有着清扫,这些建筑也破旧不堪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主上的居所,少主来了,我们会清理。”何青青有点不好意思:“现在,我们去后山吧,拜见主上的陵墓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384;?#22478;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院子,一路跟?#25490;?#23376;?#39057;?#36798;了?#20384;?#30340;石穆钟,听着在?#20384;?#22475;下的棋子?#24403;ā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李显廉,道人,舅舅?鲁门山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二十年前的大祭司本名?#27427;?#26174;廉?”石穆?#21448;?#30528;眉问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这本名没有几个人知道,裴子云看样子也不知道?#19978;擔?#38382;的人恰是我们安插在官府的主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薄开始时也不知道,后来查了才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穆钟举步徘徊,心中疑虑:“听着情报,鲁门山是这大祭司最后余孽,但此一时彼一时,这人与裴子云有什么关系?莫非想要继承衣钵造反不成?这实在是太可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裴子云千里而来,总不至于是闲的慌没事找事,难道又是我看不清的天机变数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看来得调查一下鲁门山上情况再说,石穆钟就吩咐:“你回去给我搜集鲁门山?#21335;?#24687;,要仔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这人出去,十多个武士拥着出去,看来有不小权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穆钟则打开了通?#26007;?#31635;,上一次调查消息太简单,谢公子已有一个暗子启动,据说是松云门中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通?#26007;?#31635;打开,符箓上就闪起光,对面出现一个男子,蒙着面看不清楚,石穆钟看着这人就问:“你可知,松云门中有去了?#20384;?#20043;人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符箓中的身影,思虑了一下:“现在肯定没有,松云门的势力范畴根本不在?#20384;恚?#21738;怕触角也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过二十年前,有个李显廉,听说是有?#20384;?#29978;至?#20384;?#29579;家的血统,争不得掌门就叛出了?#29275;?#21435;了?#20384;懟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?#20945;?#26679;,给我把松云门内最近变化说说。”石穆钟徘徊几?#21073;?#35273;得不应?#32654;?#36153;这次机会,问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符箓通讯耗费不小,越远越是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近门内,大师兄宋志入了灵犀洞?#34892;?#34892;,以求突破天?#29275;?#20284;与裴子云有着嫡传争斗,还有门内……”男子一一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还请小心。”石穆钟满意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必然,我呆了这些年,无一人查知,我?#21046;?#20250;泄?#35835;?#36523;份?”话说完,符箓应声而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穆钟徘徊了一步思索:“原来还有这样一点?#19978;擔?#21487;当年松云门都没有追杀,何况现在,再说人都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裴子?#39057;?#36825;里干什么?要确认下此人生死?那不必裴子云亲自来,莫非是得了谁的指点?难道藏有重宝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石穆钟踱?#24605;覆剑?#24515;中思虑计谋,?#24616;?#20102;一会才笑了:“不管怎么样,你继承这一点余泽,也竖立许多许多敌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部分人都不希望大祭祀这派力量回来,不管有没有宝藏,我把消息传出去,自有人心动和猜忌,到时自可渔翁之利。”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快乐8任7玩法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 六码复式连码 太阳城国际娱乐平台 中国体彩网排列三预测 20选5买7个号多少钱 云南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cba辽宁队海报 寒江博彩堂 黑龙江p62开奖时间 四川时时彩直播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表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广东06期开奖号码 浙江6十1尾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