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封赠
                  祠堂门大开,裴子云领裴家远亲,都在祠堂前等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白面太监上前,侍卫护卫,打量了一下,看着祠堂前的香案,点?#35828;?#22836;,没有失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接旨!”太监双手捧着圣?#23478;?#27493;上前在香案前站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万岁。”裴子云、裴钱氏、裴家族人都拜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敕曰:应州举人子云之父,躬耕自適,诒穀有方,孝不忘亲,遗弓如在,宜崇褒于蒿里,是赠尔为文林郎,其母钱氏劬?#36884;?#32946;,是历百苦,封尔为孺人,钦此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接旨吧!”太监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恩,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裴子云和众人再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侍卫上前,双手捧着一个银盘,盘上放着一套七品孺人服,虽说才七品,孺人冠明珠、翠玉、宝钿,在阳光下生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钱?#20185;?#20307;颤抖,上前接过赏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就上前接过圣旨,圣旨落到裴子云手上,只一细看,这是红绢绣有金丝,开始是敕曰,末端盖?#23567;?#25941;命之宝”印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阴神已成,在这一刻,裴子云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,这力量并不是圣旨上,圣旨上淡淡的红气流动着,而是给予圣旨的背后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公公稍等。”裴子云说着,和有差使的大臣不一样,这种太监宣了圣命,?#31361;?#22797;到了原来身份,不复是天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解元公只管去。”太监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回到了祠堂,将敕旨放到了供案前,放在祠堂只是礼仪,这种恩旨?#24378;?#20197;存放在当事?#24605;?#37324;,代代相传,过了一刻会?#25484;?#26469;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才放上去,一道隐隐龙吟之声响起,裴子云眼前顿时一变,只见一片灰黑之处,略见一点白气,下面建筑有点眼熟,却就是祠堂,只是大了许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隐隐龙吟之声下降,只见清清白气垂下,其中带着一点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祠堂内裴父一拜,?#31361;?#20986;了官衣,身上放出了光,?#24322;?#22530;立刻有墙升起,门前却有着一个牌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就是光宗耀祖的真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朝廷册封,就算是烈士、忠诚卫士等,其实和这文林郎并无本?#26159;?#21035;,唯在于龙气下降的恩典多少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本师门册封的真君,就远在之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前一切消去,裴子云摇头?#38816;ⅲ?#30142;步出去,请着太监入宴,亲自举樽斟酒,裴钱氏悲喜相交,带着?#26352;?#24681;的感激,?#36828;?#23376;的欣慰,不喝?#39057;?#20063;饮了数杯,这些自不用细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公,还请里面说话。”裴子?#39057;?#20844;公面前低声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着这话,公公就笑了起来:“裴解元有请,岂能不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领着太监到了厢房,怀里?#32479;?#30528;三百两银票递上,笑声:“公公,你一路?#30142;ǎ?#24456;是?#37327;啵?#36825;三百两景荣钱庄的银票,还望公公笑纳,一点茶水钱,不成敬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眼神往银票上一瞟,果都是景荣山庄的印子,一百两一张,脸上就带着喜意:“解元公?#34892;?#20102;,真懂咱家们的心思,咱家也不推辞,就收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伸出手将着银子接过,塞进了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收了,?#21164;?#36716;了一圈,声音有点尖锐,压低了问:“解元公这礼可谓贵重,不知道有什么事要问着咱家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?#39057;?#22768;问:“微臣惶恐,不知圣上颁布下殊荣何因,我想知缘由,还请公公告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解元公,?#19968;?#20197;为你要打听何事,原来是这个,解元公不必担心,是你应得……”太监就笑着说,看裴子云满脸不解,低声说:“这事其实不是圣上,而是太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解元公上京路上,是不是救了一个女子?”太监说时更谨慎扫了周围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这事,这有什?#22402;?#31995;?”裴子云问,?#34892;?#35815;异,莫非当年救的是一个皇亲贵族不成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说:“太子喜得太孙,皇上大喜,恩泽遍布天下,解元公就被太子所荐,想必与此事有关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看?#25490;?#23376;云,心里羡慕,良娣虽不是太子妃,可是目前太?#28216;?#19968;儿子的母亲,这功就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,太子喜得太孙?”裴子云震惊,这消息还没有传闻天下,原主?#19988;?#37324;,太子根本没有儿子,以至后期?#36176;?#25954;于相争,甚至夺了皇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有无子嗣,事关天下气数,难不成自己上京路上随便救个女人,就给太子生了个儿子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看着这太监,立刻明白太监也许不知道多少,只羡慕自己得了大功,?#21387;?#36825;样客气,可他深知历史,立?#22871;?#24565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初?#19988;洌?#21482;知道谢成东,接着才知道?#36176;酰?#29616;在才知道太子有了子嗣。太子有了子嗣,继承大位就有很大可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彻底得罪死了?#36176;酰?#19981;得不与之为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?#36176;?#30331;基,自己就面临天下道门至尊和天下至尊的联合绞杀,现在事情或有转机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子,可不可靠,能不能登基?”一刹那,裴子?#39057;?#33041;海中千回百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解元公,解元公?”太监看裴子云一脸的震惊,似?#34892;?#21574;就连忙?#30333;擰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听闻大事,?#34892;?#24596;了,还望公公见谅。”裴子云一催促才反应过来,脸上带着笑容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同样和善:“解元公,看来传闻是真了,您可是有功于太子和社稷,您入了道门,奖励落到了您?#25913;?#36523;上,可是这点恩典不算什么,以后?#26352;?#21518;福绵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的言语里,带点羡慕之意,救了皇孙,有大功与太子,只要太子登基,的确是后福绵长,要是这太孙还能登基,就可受二代?#23454;?#24681;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来人,给公公上茶。”裴子云吩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茶水可喝可不喝,太监此时想起了事,说:“解元公,茶水是小事,只早早就听闻了解元公文名,还想请着写上一篇诗词,随身带着,沾沾文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着话,裴子云沉吟了一会,原与?#36176;?#25110;还有回转余地,只是现在断无余地,这公公或可以交好,留个人情,以后有机会可以用着,这一想,就说:“不知公公要着那诗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下人就是递茶水?#20384;矗?#20844;公接过,听?#25490;?#23376;云应了,就笑了起来:“哈哈,解元公真爽快,看得起我们,不似?#20999;?#22806;官表里不一,洒家我在宫中,最?#19981;?#35299;元公将进酒,还请解元公允了,洒家感激不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公公稍后——给我取着笔墨纸砚来!”裴子云吩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,就是有着人将着笔墨纸砚送着?#20384;矗?#35060;子云纸张摆开,用镇纸压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公公上前:“咱家来为解元公?#24515;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就是上前拿起了方墨轻轻?#24515;?#20102;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稍晚些,墨汁研好,裴子云取狼毫笔,沾了沾墨汁,就写了起来: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?#20384;矗?#22868;流到海不复回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诗,好字,解元公写出来别有一番意境。”公公赞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没有说话,连连下笔,飞龙走凤,力透?#22987;猓?#19968;路写到最后一句“呼儿将出?#24187;?#37202;,与尔同销万古愁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?#22987;?#19968;收,一侧公公就连忙鼓掌:“诗真是名篇,洒家得了解元公墨宝,回去还不羡慕死宫里的?#20999;┘一錚 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没有说话,太监接过诗篇,似乎很满意,突兀靠近,压低着声音:“解元公既应了?#23452;?#27714;,我也不能小气,告知解元公一个传闻,据说太子得子,?#36176;?#27583;下大怒,解元公小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听着话,?#25104;?#19968;变,公公挺直了身子大声:“多谢解元公茶水,洒家不能多呆,要回京向着皇上复命,解元公告辞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不知公公大名。”裴子云连忙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洒家姓刘,解元公叫我刘公公即可。”公公告别,裴子云上前送着,出门,护卫甲士护在左右,远离而去,消失在了远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回过收回了目光,行?#24605;?#27493;,?#38816;?#20102;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刚才刘公公示警敲响了警钟,?#36176;?#25253;复,又怎么样避过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卧牛村是不能呆了,?#36176;?#22810;少气量,谁都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正想着,村长领村人就贺喜:“?#19978;部珊兀?#35299;元公真有福之人,裴家光宗耀祖,这是卧牛村几百年来少有大喜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村长前来贺喜,裴子云?#19981;?#24212;了下,圣旨颁下,恐怕接下来几日都是有着祝贺之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裴老夫人,你家真是出了一个好儿郎,名声广布不说,还为你?#38054;?#20102;敕封官职,真让人羡慕的紧。”又听?#25937;?#36319;?#25490;?#38065;氏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看?#25490;?#38065;?#31995;?#31505;意,心里一紧,脸上不显一丝:“娘,今日大喜,是要准备准?#31119;?#35774;宴?#20889;?#20247;人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你安排就是。”裴钱氏笑着说,裴家光宗耀祖,死而无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娘亲,我就去安排,事毕,您去州府吧,我也要游历在外,你一人在家,?#32536;?#23490;寞。”裴子云趁热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裴钱氏脸上都是化不开笑意,连连答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几日过去,立刻就将着母亲、廖青?#31471;?#21435;傅府,有着师父照看,或会安全些,但也难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和圣狱门斗争,师傅罩的住,和?#36176;酰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别说一个傅府,就是整个松云门都未必罩的住,但是一时没有办法,总比在村里安全,并且自己也不能待在村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念头一闪而过,裴子云?#21069;?#19979;不提,?#38816;?#20102;一声:“唉,风雨欲来啊!”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任伍遗漏 七星彩走势图最近三十期 赚钱软件 湖北快3投注 平特五不中公式规律 福建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管家婆财经版码报 足球任选9场推荐 南方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cba19赛季啥时间开 四川金7乐组六实战技巧 百家乐网络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 胜分差最多穿几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