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钢铁之躯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陈校尉见此忠烈,?#35828;?#20102;最后一道狭坡,率亲兵:“守住,绝不能后退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死,我们就一起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杀到现在,遍地都是尸首,官兵和妖兽躺在一起,鲜血汇?#19978;?#27969;,只是一个照面,十数个人已经被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”陈校尉?#25104;?#28072;红,一刀将一个璐军侍卫斩杀,却被一刀砍中手臂,鲜血淋漓,数个亲兵都负了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正源声音?#34892;?#39076;抖,疾呼:“校尉速退,禁法已积蓄,可以撑上片刻,敌军勇猛,你阻挡不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陈校尉眼睛流下泪,转身退入,外面又传来最后几声惨?#26657;?#37117;是战死当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起了风,黑云压得很低,给山坡笼罩了一片灰暗阴沉,璐王扫视了下,打到现在,妖兽已全部阵亡,就连自己二千侍卫亲军,也折了五百,但代价是敌人三千人,只剩了不到百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璐王粗重透了一口气,远远看着:“真是好兵,?#29575;浚?#21545;咐下去,全军压上,对面已没有?#30528;?#20102;,杀光他们一个不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真正的军人和政治家来说,敌人越是忠诚、勇敢、仁爱等等的人,越是要杀之后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说着,杀意已?#36127;?#28322;出,璐王侍卫默不作声,层层压进,配合紧密,身披铠甲,渐渐逼近着敌人最后一个据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轰!”只剩下十几个道官和一百不到的据点,衙差?#36127;?#20840;部战死,突微光一闪,隐隐出现光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璐王看着狞笑:“继续冲杀,区区禁法又能阻碍多久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话才是说完,突听着一声滚雷声,不由一怔,抬首看去,只见灰蒙蒙的天空,突洒?#35828;?#20809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,原本还可维持的妖界在崩塌,李成死了?”璐王一惊,要是单纯消散还罢了,其实自己还是晋州州城,只是偷天换日才抵达这里,现在虚界消失,自己就得全数返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速战速决,只剩半个时辰,这界就要坍塌,杀光他们。”璐王?#25104;?#38081;青,断?#24187;?#20196;:“谁敢后退,立斩不赦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杀!”妖军扑上,刀剑?#31361;?#22312;防御阵法之上,咚咚数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”一口鲜血喷出,一个道官再撑不住,跌落?#35828;梗?#31105;法立刻松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,我们撑不住了。”剩下道官都是一口鲜血喷出,只听“咔”一声,结界全部粉碎,李正源一口血喷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陈校尉举起刀:“儿郎们,跟我杀,殉国时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杀?#36924;?#20837;的妖将第一时间不是杀这军官,而是一剑刺向李正源,李正源只觉得全身无力,躲避不得,剑气就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,我尽力了,可还是失败了,不?#21097;?#25105;不甘。”李正源呐喊想要?#32431;梗?#21482;是受了反噬,身体软绵跌地,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突传来一声怒喝:“雷来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3613;?#21482;见雷光乍现,裴子云睁开了眼,二话不说,只听“噼?#23613;?#19968;声,电光向着四处弥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噗噗噗噗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围十数个侍卫顿时麻痹住,接着,裴子云踏前一?#21073;?#38271;戟一转,顿时十数人都分成两段,喷而出血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似乎又变强了!”李正源立刻感觉到了这点,只见着呐喊一声,又有十数人扑了上去,刀剑疯狂戮刺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勇气可嘉,只是无用。”裴子云根本躲都不躲,只见刀剑落下,顿时?#23665;?#20986;火星,肌肤宛是钢铁,连皮都不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该我了!”裴子云现在根本不用任何技巧,长戟一转,红光一闪即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噗”又是十数?#27515;?#33136;斩断,接着,裴子云一步步向着山坡下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射!”下面的侍卫亲军,眼见不对,一声号令,谈不上万箭齐发,但上百个神射手一起射去,箭雨笼罩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噗噗噗!”箭?#36127;?#26080;缺陷,刺猬一样命中裴子云,但是只听着叮当一片,全数震落下去,钢?#39057;?#31661;尖竟然有点扭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这根本不是人了。?#23849;?#35770;上说,李正源应?#27809;断玻?#20294;?#24378;?#35265;这一幕,他顿时遍体生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璐王的侍卫亲军,?#21584;?#27809;有妖化,都是大徐挑选出的一等一的精锐,神射手的强弓长箭,竟不能攻入身体,这……李正源油然产生一种彻底的恐惧,这?#20146;?#24049;生存的空间被毁灭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杀!”有人不信邪,举着长矛扑至,化出多个矛影,带着寒芒落下,而裴子云也不让,只听连串金铁?#24187;?#30340;声,矛影连击七下,命中身体,照样是火星?#23665;Γ?#36825;人虽妖魂附体,也不由震怖,急速倒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接着,长戟一闪,?#35828;?#21322;?#32617;校?#20154;分成两半,一点妖魂要逃,却同样一闪,消失不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步过了尸体,不急不徐前进,所有试图阻挡,都立毙当场,其招数只有三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首先就是钢铁之躯,倒也不是毫发无损,但?#36864;?#26159;妖将,也不过是破些皮,根本没有大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着就是雷光,比起以前,雷光力量似乎大上许多,范畴也广了许多,一招而去,数丈内全部?#36784;帷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戟是凶器,不管什么人,只是拦腰一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?#39057;?#27493;骤并不快,但自山坡上而下,侍卫亲军纷纷倒下,转眼就倒毙了二三百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?#26412;?#29840;王还有数十丈,将士都严阵?#28304;?#21487;?#27492;?#20204;的?#25104;?#23601;知道?#21584;?#22934;化了,他们?#37096;?#24807;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地之间,怎么会有这样的?#27835;錚俊?#29840;王何等之人,英明果断之极,只喃喃了一句,就立刻折马回奔:“撤,撤回?#21482;?#21488;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小小空间,范畴不过十里,只是被血雾笼罩而看不清而已,这时反身而去,?#26102;?#25171;马急行,回去连一刻时间都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着璐王决策这样果断,裴子云也不由一怔,暗暗佩服,发力追去,只是剩余的亲军侍卫,这时奋不顾身扑了上去,宁知无效,各种兵器还是拼命攻击,杀气弥漫全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见着璐王转眼奔出,裴子云再不迟疑,夺来一根长矛,寒光一闪,就向着璐王刺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矛破?#26025;?#21435;,眼见就要落下,数个侍卫抢出,拦在半空,只听噗噗一声,连贯穿了三人,终是力竭落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322;?#31561;你。”璐王回首一看,踏上了?#21482;?#21488;,下一个瞬间,?#21482;?#21488;突消失不见,接着,一声滚雷,眼前一切开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君,这是?”放眼看去,身还在东垣山,绵延数百里的山脉清晰可见,这时下着似雾似霾的春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坡上,满山的树枯死,一股风?#36947;矗?#21367;起?#36335;?#21482;见满山坡都是死尸,只有自己兵将和野兽的尸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侍卫亲军的尸体却和影子一样化去,消失不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陈校尉不敢相信的踏上一?#21073;?#32467;果结结实实摔在泥水里:“不,这是老子在作梦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这样多兄弟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才喃喃着,只听啪一声,重重一记耳光,李正源官品很低,但领了密旨,就是半个钦差,这时打的理直气壮:“还嚎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立刻派人去通知县里,让县令立刻发动民工,救治伤员,掩埋死者。”李正源说着,向裴子云行礼:“真君,请指令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听了一时没有言声,扫看了狼藉的地面,又盯了李正源一眼,说着:“你办的不错,就按照你说的办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过现在雨还是有点凉,立刻清理出?#36893;瘢?#36824;有食物,我们必须躲一躲,修整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本来是三千?#35828;?#22823;营,有数百营?#21097;?#34429;经过大战,损失不少,但找出些完整的营帐很是容易,食物更是不缺,原本供应三千人,现在?#36864;?#20002;掉染了血的,上千?#35828;牧甘?#37117;?#26657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6893;?#39135;物都不缺,片刻,就在离着尸体二里之处又扎营,无论是伤兵还是完整的人,都能休息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下着雨,还是留?#35828;?#27833;,能上火,而?#19968;?#22823;了,湿柴也能烧,没有多少时间,就生出了不少篝火,火噼啪响,铁架子上吊锅中煮的肉散发出令人馋?#24310;?#28404;的浓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子云望着雨,叹一声,对守着的李正源说着:“今天之事,损失很大,这还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,璐王为什么隔了数百年出现,还有妖族的事,也非常重大,必须明文上折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21439;令来了,我就写折上奏,应该承担的责任,我不会推辞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正源听了这话,想起?#35828;?#26085;自己率上百道官跟随,结果这一次又损失惨重,只剩十余人,?#36127;?#35201;泪下,还勉强打起精神说着:“璐王与邪魔勾结,败?#21040;?#23665;,而真君在事出仓猝之间,一举歼灭,实是不世大功,安有可?#35797;?#20043;处?#24656;?#20110;阵亡,那是将士的本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哽咽一下,没有继续说下去,裴子?#39057;懔说?#39318;,也没有说话,取了一碗肉汤喝了,暗暗说着:“系统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地仙:第六层(5.9%)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78;В?#27492;界一破,我就下降到真实水?#21073;?#19981;过地仙五六重灵台灌溉,春雷洗礼,现在我已经完成,离七八重铁铸铜灌,实就是一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现实?#26657;?#19981;可能和虚界一样厉害,更不可持久,但是?#36864;?#36825;样,也是钢铁之躯,朝廷会怎么样看呢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此处,裴子云看了看李正源,突哑然一笑。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合彩规则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江苏e球彩走势 甘肃快3号码查询 福彩3d开机号南方彩 快速赛车下载 东方心经六肖中特 极速时时彩什么软件下载东西 新快3开奖结果苏州 西甲冠军谁最多 极速时时彩基本走势 河北快三玩法详解 另版综合资料 高频彩的资金倍投方法 超级大乐透几点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