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都市小说 > 花都小保安 > 第216章 警觉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实话,戴家郎自从进入周继尧的公司之后,除了女人之外,就算赵宇跟他的关系最好了,而实际上,赵宇也是最引起他警惕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表面上看,赵宇跟他也勉强算得上是战友,并且对他挺关心,有时候甚至还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些“知心话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仔细想想,赵宇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说过一句?#23433;?#35813;说的话?#20445;?#27604;如,戴家郎从来就没有听他说过有关周继尧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记得有一次戴家郎曾经问起过那个在偷闲居见过的男?#35828;?#24773;况,但赵宇却三缄其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,他确信赵宇暗中调查过他,因为后来有一个关系不错的保安曾经给他看过一张照片,那是他第一次在火车站接梅向月的时候被人偷拍的,主?#35895;说比?#26159;赵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7604;唬?#36825;也许是周继尧的意思,也许是他自己的意思,但在“排除”了对自己的怀疑之后,赵宇却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让戴家郎觉得赵宇跟自己的“友谊”掺杂了不少水分,即便两个人关系再好,但也无法彼此完全信任,并且很多时候还对他保持高度的警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今天赵宇指定的那辆接段一峰的车,戴家郎就不是太放心,担心赵宇在里面动过手脚,只是一时也无法确定,所以,?#33618;?#22312;段一峰上车之前?#37027;?#35828;了自己的担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觉得周继尧?#38405;?#36824;是不放心?”段一峰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按道理周继尧没必要再对我疑神疑鬼,但赵宇有可能出于别的目的偷情我们说的话,所以还是小心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点点头,笑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就不妨说几句让他听听,一路上不出声也不正常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上?#24471;?#22810;久,段一峰就开始跟戴家郎拉家常了。“家朗,我听赵宇说你现在混得不错,已经是董事长的助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见老首长开?#20339;?#25103;,马上也进入了角色,笑道:“老首长,你别听他瞎说,无非是给董事长开开车,跑跑腿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认真地说道:“慢慢来嘛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?#21482;?#20250;,周继尧能创下这么大一份事?#25285;?#35828;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,你跟在他身边,自?#33618;?#23398;到不少东西,将来肯定会有出头之日,年轻人一定要脚踏实地,珍惜眼前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急忙说道:“老首长说的是,董事长对我确实挺不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了,你成家了吗?”段一峰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笑道:“有女朋友了,跟我在一个公司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故意问道:“城里的姑娘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说道:?#23433;?#26159;,家里面给定的亲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戴家郎说道:“老首长,真没想到你会调到市公安局工作,要不是赵宇得到消息,?#19968;?#19981;知道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说道:“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算是碰巧了。对了,今晚聚会还有两个战友,一个叫林伟民,另一个叫陈文泰,他们好像是跟赵宇一批的兵,你不太熟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说道:“林伟民见过几面,陈文泰和赵宇都没有见过,我给你开车的时候他们就转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说道:“既然都在一个部队待过,那也算是战友,今天既然认?#35835;耍?#20170;后就多联系,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何况还是战友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分局距离周玉冰的?#39057;?#20063;不太远,说着话,就到?#21496;频?#38376;口,戴家郎把车停在了前面的停车场上,然后陪着段一峰走进?#21496;频輟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想到赵宇带着两个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,三个人看见段一峰走进来,马上立正敬礼,嘴里说声“首长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跟每个人握握手,又拍拍西装革履的赵宇,笑道:“这么多年没见,好像都没有什么变化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笑道:“哎,老了,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笑道:“在我面前也敢?#36947;希坎还?#30475;上去一个个都混的挺不错。”说完,打量了一下金碧辉煌的?#39057;?#22823;厅,说道:“战友聚会没必要来这种高档的?#39057;?#21543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急忙说道:“这是我们集团下属的?#39057;輳?#32769;板是我们董事长的女儿,她听说我们战友聚会,特意给安排了包间,还给了一个五折优惠,老首长就别顾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带着段一峰?#35828;?#26799;上了四楼,这里是VIP包间,也是周继尧经常宴请贵客的地方,戴家郎知道这里没有监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落座之后,彼此寒暄?#24605;?#21477;,无非是说一些家常话,不一会儿酒?#21496;蛻侠?#20102;,段一峰拿起一瓶五?#25954;?#35828;道:“没必要这么奢侈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笑道:“难得跟老首长聚一次,自然要喝最好的,这也是我们的一片心意,今天我们几个都能喝点酒,陪老首长一醉?#21483;蕁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也不再推辞。说道:“既然是你们的一片心意,我就领了,?#36824;?#19979;不为例啊,就算有钱了,也?#33618;?#22826;奢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实话,公安系统内部有规定,领?#20960;?#37096;不准接受宴请,好在是战友聚会,我今天?#25512;?#20010;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一听,急忙把陪在那里的服务生打发出去,然后亲自给段一峰斟酒,最后端起酒杯真起身来说道:“我们共同敬老首长一杯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兵的基本上都能喝点酒,段一峰也不例外,所以,他也不推辞,跟每个人碰了一下之后一仰?#26412;?#24178;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每个人轮流给段一峰敬酒,他也没有推辞,基本上?#39057;?#26479;干,直到一轮过后,赵宇再次端起酒杯的时候,段一峰笑道:“怎么?你小子今天该不会是想让我出洋相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急忙笑道:“我怎么敢呢,再?#36947;?#39318;长的酒量我又不是不知道,这样,我干了,老首长随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嘴里虽然这么说,可最后还是把一杯酒干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拿出一包中华烟,先递给段一峰一支,并且帮他点上了,然后又给每个人发了一支,笑道:“老首长,听说你来二分局?#26412;?#38271;,我们几个都高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哼了一声,半开玩笑?#39057;?#35828;道:“有什么可高?#35828;模?#25105;又帮不了你们什么忙,说句难听话,如果你们谁违法乱纪,我照样抓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个人一阵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有点感叹道:“说实话,看到你们混的好,我心里也高兴,这些年从部队复员的战士都面临着就业的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毕竟当?#24605;?#24180;兵,免不了多少跟社会?#34892;?#33073;节,缺乏谋生的技能,据我了解,大多数人也?#33618;?#24403;保安,就业的面很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你们都还年轻,仍然有历练的机会,反倒是像我这种年纪下来的人非常尴尬,你说给人打工吧,拉不下面子,想在政府单?#33618;?#20010;一官半职吧,又没有门路,搞得上不上下不下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68;?#26159;算?#20284;?#22909;的,进了公安系?#24120;?#36215;码是半军事化单位,也算是对口,并且好歹还是一个局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的一位战?#35328;?#37096;队跟我平级,专业以后去了一个县当了一个副科长,连?#27605;?#38271;都能把他骂的?#36153;?#21943;头呢,你说窝?#20063;?#31389;囊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陈文泰气愤道:“谁说不是?即使在部队?#23500;?#36807;一个团甚至一个师的老首长到?#35828;?#26041;也仰人鼻息、低人一等,更不要说我们这些当兵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急忙摆摆手说道:“也?#33618;?#36825;么悲观,?#34892;?#25112;士回到地方之后还是有所最为,我就知道几个军旅出身的企业家,也有回乡之后造福一方的村干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白了,一切还是要看自己的努力,我看,你们几个应?#27809;?#30340;都挺不错,你看看赵宇,?#20219;辶敢海?#25277;大中华,开大奔,还有什么可抱怨的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急忙摆摆手说道:“哎呀,老首长,你就别挖苦我了,我这不是在老首长面前充充面子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瞥了一眼戴家郎,笑道:“老首长,将来最有出息的肯定是家朗,他现在可是我们董事长面前的红人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,明天他就要走马上任了,去二道河工程?#23500;?#37096;当副总?#23500;櫻?#36825;可是副总级别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没想到赵宇会在酒桌上说这事,顿时胀红了?#24120;?#24700;火道:“哎呀,赵哥,你就别乱说了,我都说那是董事长开玩笑的,其实就是个部门经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笑道:“你就别谦虚了,董事长能跟你开这种玩笑,已经足以说明你在他心中的?#33267;俊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好像还是头一次听说,惊讶道:“二道河项目我也听说了,?#24378;?#26159;一个几百亿的大项目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说道:“是啊,董事长派家朗去那里专门负责拆迁,据说?#34892;?#38025;子户闹事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一峰瞥了一眼戴家郎,点点头说道:“这事我知道,新闻上也有报答,虽然我不了解具体情况,但凡是牵扯到拆迁的问题都比?#32454;?#26434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?#33618;?#20204;董事长派你去,自然是认可你的能力,?#36824;?#20320;也要谨慎从事,这种事情可?#33618;?#22823;刀阔斧,否则就有可能闹出乱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点点头说道:“这些事董事长都交代过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宇笑道:“家朗为?#35828;?#22823;心细,有能顺势而为,我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件事。”说着,端起酒杯继续说道:“我听说明天董事长要亲自送你去二道河区,可见?#38405;?#30340;重视,我就借这杯酒替你?#25215;小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家郎也没什么好说的,?#33618;?#31471;起酒杯干了,连段一峰也陪了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