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思路客 > 历史小说 > 回到北宋当大佬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小嘴抹了蜜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叫人搬了个座?#24043;?#22312;城内宅院门口,看着对面七间半铺面,烫金的大字才刚刚做好挂上去,大字之下还有小字:衣裳恒久远,蕾丝永流传,三百年传承,大唐宫廷手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面倒是那么回事了,其实店面里面,却还真没有几件?#36335;?#38498;内做工的绣娘忙碌不止,还有各处送来的布匹,吴巧儿亲自清点付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门口的小厮正在打扫卫生,殿内的掌柜在记录进出,店内除了一个掌柜是男的,皆是小丫鬟左右忙碌,甘奇买了一些上好的家具差距,小丫鬟们拿着布巾擦得一丝?#36824;丁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就在家门口看着,看着二三十号大户?#24605;?#30340;夫人们带着小厮浩?#39057;?#33633;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便听甘奇口中还念念一语:“赵大姐果真是个场面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巧儿似乎还?#34892;?#25514;手不及,众?#23435;?#30528;她问大唐宫廷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甘奇早已交代过吴巧儿,但是吴巧儿忽悠起人来,差赵大姐十万八千里,忽悠话语在说,自己还闹得一个满脸通红,脸颊发烫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直到那些夫人们吩咐小厮付钱的时候,吴巧儿才喜笑颜开,甚至还在街道对面与甘奇笑着示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也是嘿嘿在笑,自得非常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巧儿一通忙?#20498;?#21518;,却又觉得心中不安,总觉得哪里?#34892;?#19981;妥当,送走众多夫人们,吴巧儿过得街道,走到甘奇面前,说道:“乖官,我想来想去,总觉得?#34892;?#19981;妥当,就怕过不得几日,满城都在做蕾丝了,怕就没有人到咱们家来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摆摆手道:“别?#24605;?#26159;别?#24605;?#30340;,你这巧儿成衣,必然是金字招牌,与别?#24605;?#30340;就是不一样,放心,到时候生意只会更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……若是他们也绣生‘巧儿成衣’的字样,冒充起来,客观们也不懂啊?”吴巧儿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早已想过了,他们若是跟风做蕾丝,?#25346;?#26080;法。但是若有人绣上了巧儿成衣的字样,那你?#36824;?#36319;呆霸说,叫他去开封府?#20063;?#22836;,诈骗可还能行?这是犯法的。”甘奇其实也知道不可能防得住假冒伪劣,就算是后世有知识产权这一说,也不可能防得了假冒伪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正品就是正品,损失是有,那又能如何?买得起的人,依旧会买正品,买不起的人没有假冒伪?#21491;?#19981;会来买正品。假冒伪劣,此时其实还有一些好处,那就是把风气彻底带起来,不仅风靡汴梁城,还能风靡全天下,某种程度来说,假冒伪劣,其实也有广告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巧儿自然还是有担忧:“乖官,即便有衙差来抓,怕是也防不住那些人作假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对这个问题是有深入了解的,大手一挥:“巧儿姐不用担忧,咱们多来一点手段就是,比如咱们开出一个铺面来,?#36213;勖亲?#24049;卖出去的二手衣,也还兼鉴定真伪。咱们在内衬里缝制一些标记,这个标记不要别人经手,每一件巧儿姐自己来缝,细微的标记即可,缝在内衬里,如?#19997;?#20197;辨别真伪之用。而且每卖出去一件,都登记一下顾客信息,还给买正品的顾客发一个纪念契约,签字画押。如此,就算那些买了假冒衣裳的人,?#19981;嶁男椋?#20080;得起正品的人,自然不会去买假冒衣裳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乖官这办法好,就依着乖官的办法来做。”吴巧儿换了一个笑脸,担忧去了大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巧儿姐不?#23391;?#22826;多,跟风之事,算不得什么问题,想要避免他人跟风,有的是办法,比如出限量版,比如更新款式,添加更多的东西,让顾客买都买?#36824;?#26469;,让跟风的跟都跟不上。我这脑袋里,多的是办法呢。”甘奇又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吴巧儿此时笑得极其开心,点头说道:“嗯,有乖官,我自不用多担忧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调笑一语:“巧儿姐,我厉害不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厉害呢,乖官最厉害,天下第一厉害。”吴巧儿小嘴抹了蜜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巧儿姐,?#33402;?#36825;么厉害吗?”甘奇笑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厉害,我都说了,天下第一厉害。”吴巧儿又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看来巧儿姐是真知道我厉害,此事可不能为外人道也。”甘奇点头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八九岁的吴巧儿,平常里与村中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混得不少,此时回过神来,忽然一个大红脸,“呸”了一口,掩面而走,还左右去看,生怕被人在旁边听到了,口中还有一语:“乖官如今也学坏了,没个正形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笑着起身,把座椅搬回屋内,吴巧儿的事情总算做成了,看着吴巧儿高?#35828;哪?#26679;,甘奇心中莫名的有成?#36879;校?#36825;一刻的成?#36879;校?#29978;至比运作天下第一武道会?#25346;?#22810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出门去的甘奇,便是去遇仙楼了,今日还约了遇仙楼的东家,准备?#28907;?#19968;下球队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遇仙楼的东家倒是好说话,见得甘奇来,招待得极为热情,?#25346;?#19981;仅是因为甘奇出手大方,是要拉拢的客户,更是因为如今甘奇是真正在汴梁城内声名鹊起,如今汴梁城里各地的士?#24736;?#32858;,唯有甘奇与苏轼兄弟算是真正一曲闻名天下知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后这遇仙楼的东家也还会有求于甘奇,要捧红一个新花魁,少不得甘奇这般的才?#27704;?#24110;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善缘倒是好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遇仙楼出来,甘奇又往樊楼而去,樊楼是重中之重,只要樊楼能组队参加,许多事情就简单得多了,东京七十二名楼,几乎就都会来,到时候甘奇甚至都可以开二?#35835;?#36187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樊楼里,甘奇是真没有熟人,勉强算得一个熟?#35828;模?#23601;是那位樊楼花魁张大家,但是也算不得熟悉,因为甘奇连这个张大家到底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这樊楼还是得去,甘奇也知道想要做成一件事情,必然要自?#21495;?#21147;,不能总想着靠别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如同业务员上门推销一样,带着甘霸等几个人就到了樊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待他的小厮还是那天的那一个,眼力非常,见得甘奇而来,早早就快步上前来迎接,口中还有老台词:“小的说怎么喜?#21040;?#26085;叫个不停呢,原来是甘公?#27704;?#20102;,贵客临门,蓬荜生辉,甘公子快快请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抬头看了看,喜鹊没有见到,口中一语:“今日来见张大家,?#22836;?#19968;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?#23435;?#35328;微微躬身:“甘公子海涵,今日真不凑巧,张大家不会客呢,小人给公子介绍另外一位大家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客?”甘奇脚步一止,又道:“那你能不能帮我去问问,就说我想见张大家一面,若是今日不见,我下回再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小人帮甘公子跑一趟吧,?#36824;?#23567;人先与甘公子赔个不是,张大家以往不会客的时候,是不见?#35828;摹?#20294;是小人这就去问,这就去问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速速去问,我就在门口等你。”甘奇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小?#24605;?#24537;跑去,甘霸却在身后一语:?#20843;?#23064;的,什么了不得的花魁,莫不是不知道大哥的厉害?也不去打听打听,开封府包待制都说大哥文才了得,吴先生还说连王爷都夸大哥词填得好。到这里还能?#21592;?#38376;羹?#31185;?#26377;此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旁边立马有人附?#20572;骸?#38712;爷说得是,大哥那曲词,连我都觉得好,唱来就是好听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甘奇摸了摸头,?#34892;?#24847;外问道:“?#37027;?#35789;?你还会唱词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哥,我岂能给您丢脸,我当真会唱大哥的词,您听啊,小小姑娘,清早起床,提着裤子上茅房,茅房有人,没有办法,只好拉在裤子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喂,大哥,他那破落嗓子唱得难听,你打我干啥呢?”甘霸脸上的表情,比?#32423;?#36824;冤。
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
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rffr5"><font id="rffr5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ffr5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rffr5"></dl>